❥ 【新華網】吃素的要走到美妝鏈頂端了

請素食主義者思考一個問題:有考慮過使用的美妝品也分葷素嗎?並且吃素還成了圈兒內潮流。

未標題-1.jpg

Hourglass在社交媒體上除了發佈一條2020年轉為素食品牌的醒目圖片外,還發佈了一系列動物保護計畫宣傳圖。

 

素食這種健康的生活方式早已在全球範圍內流行了,VEGAN一詞在google的全球搜索量也達到了90%,而且當下不僅侷限在真正意義的「吃」上,在美妝界也越來越受歡迎。想像得到美妝界的「素食」是怎麼回事兒嗎?儘管FDA(美國食品藥監局)尚未定義「素食美妝」,眾多品牌也已給出了說明,一是成分無一來自動物,二是動物實驗絕不可取。

 

未標題-10.jpg

Tarte的部分素食美妝品。

 

關於傳統美妝品裡的動物成分都包含什麼,在這裡舉幾個例子。首先是大多數乳霜質地的護膚品中都會含有的,在我們平時使用的護膚品成分表中排列前幾的通常能看到的「鯨蠟×××」這種成分,如鯨蠟醇聚醚等,在護膚品中起柔潤劑或乳化劑的作用,它是將鯨頭部提取出的油脂經冷卻壓榨而得的固體蠟。

 

其次是今年大熱的蜂蜜成分,雖然到底是不是「素」很有爭議,但考慮到在採集過程中蜜蜂易因營養不良、過勞等因素死亡,所以無論是蜂蜜還是其他蜜蜂衍生的成分,都算是非素食成分。還有你可能無法想像的唇膏色素的來源,當不使用人工色素的大多情況下,色素則會來自被碾碎的胭脂蟲,從這種以仙人掌為食的昆蟲身上可獲取胭脂紅酸,是種可食用級的紅色素,用途很廣。

 

未標題-2.jpg

e.l.f於2016年3月轉型為素食美妝品牌,不再僅以價格便宜吸引人。

未標題-11.jpg

2014年於紐約成立的素食美妝品Hush-Dotti,產品包括護膚和彩妝,我們經常可以在時尚網站的美妝頻道見到它的身影。

 

用植物原料中提取的香料、色素和防腐劑取代人工添加劑,素食美妝無疑更健康、更無害,但這也並不能代表成分100%天然和不致敏,和普通美妝品一樣,也可能出現對某種(也許是植物)成分不耐受的狀況出現,避開含有這種成分的美妝品即可。

 

那麼素食美妝品在使用上和普通美妝品有不同之處嗎?成分會影響產品的色彩飽和度和持久度嗎?有機品牌RMS的創始人Rose Marie Swift針對唇膏非常坦然地說過一句話可以解答你的疑惑:天然和持久、顯色度高本來就是矛盾的關係,由於成分的限制,持久度和顯色度一般無法達到普通彩妝的效果。不過,你可以通過質地來選擇,比如唇釉的飽和度就極高。素食美妝品可能會比普通美妝品更快過期,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顯示效果。

 

 

未標題-8.jpg

Leaping Bunny(跳躍兔計畫)的logo。

未標題-9.jpg

純素品牌認證logo。

未標題-23.jpg

美妝品瓶身上可見的零殘忍標識。

 

話說回來,素食和純素又不是一個概念了,這不是咬文嚼字,就是有些品牌完全屬於純素,也有一些品牌會單獨搞出一個或幾個素食系列。其中包括以成分天然著稱的美國品牌Tarte,素食比例佔75%,並承諾不添加防腐劑、礦物油等添加劑;Kat Von D也是部分素食,官網中SHOP(購物)一欄中#VeganAlert標籤的就是了。

 

未標題-5.jpg

美妝工具也打起了素食主義旗號,這是通過善待動物組織PETA認證的化妝刷品牌Ecotools,刷毛不使用動物毛,由合成的尼龍製成。這點就見仁見智了,畢竟動物毛和纖維毛非此即彼,各有各的優勢。

 

 

未標題-6.jpg

別看Lime Crime色彩那麼濃郁,它全線產品都是經過PETA和Leaping Bunny(跳躍兔計畫)認證100%純素的。

 

這兩年越來越多的品牌加入素食美妝的隊列,從上個月初開始逆推,美國高端彩妝品牌Hourglass宣佈了到2020年會變為純素品牌,今年初剛成立的Sundays指甲油公司就決定堅守素食原則、精簡配方,但相信仍能帶來持久和閃耀的效果;去年3月成功轉型為素食的e.l.f,2013年推出的Hush-Dotti……

 

而越走越遠的大概只有一個,那就是年中在社交媒體上宣佈進入中國市場的NARS——雖然本身不是素食品牌,但這意味著由無動物實驗到必須通過動物實驗,告別了「政治正確」後自然是被網友和同行diss得很慘,包括Kat Von D本人也發聲了。

 

未標題-4.jpg

Natalie Portman

 

未標題-7.jpg

Natalie Portman本人就是素食美妝的愛好者,她透露自己最喜歡的是有機&素食品牌Pai洋甘菊&玫瑰果鎮靜日霜。

 

 

對於素食美妝品國內有兩種聲音,擁護者想保護動物,認為樣貌的美麗和動物的健康、生存權利不應矛盾;反對者則認為人是食物鏈頂端,若不經過動物實驗,產品安全性就沒了保障。其實反對者要是看見動物實驗的慘狀可能會發生些心理變化,舉個例子,兔子沒有眼淚,因此被作為Draize眼睛刺激性測試的唯一受試群體,暴力固定住它們後,甚至會放入髮膠和指甲油等測試物,會導致潰爛甚至失明,測試結束後無論是否健康都會被殺死,其他實驗中受試的動物也不得而知了。

 

素食已是全球化趨勢,這幾年從歐盟到英國、新西蘭等多個國家和地區都逐個禁止了美妝品界的動物實驗,澳大利亞政府也在去年宣佈在2017年7月開始禁止銷售經過動物實驗的美妝品。其實中國化妝品安全檢測的相關工作人員也說過希望能建立與國際接軌的化妝品安全性評測的動物實驗替代法,不過,目前還沒實現,也就是說,素食美妝品牌至少在短期內無法被正式引進中國,如果長草只能想想其他購入方式了。

 

原文來自新華網 時尚專欄

 

subscribe-me-logo-p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